辽宁体育局现金资助才力遗孀 女儿或可手术减肥

19
05月

  跟随母亲处理完外公的丧事后,才巾涵昨日上学了。这个13岁的女孩,因过度肥胖而疾病缠身。新京报记者 范遥 摄

  ■ “生命无法承受之‘重’”后续

  新京报沈阳讯 北京亚运会举重冠军才力离世后,他的遗孀及女儿贫病交加生活困难(本报昨日曾报道过)。前晚,辽宁省体育局向已经退役多年的刘成菊提供了一笔现金资助。昨日,辽宁省体育局在提供给本报记者的一份题为《已故运动员才力及其家庭有关情况》的文件中解释了相关问题。

  2003年才力去世时,才家曾获得国家体育总局提供的关怀基金5万元。辽宁省体育局工作人员透露,刘成菊本人并不具备申请关怀基金的条件,但前日17时许,辽宁省体育局几位领导前往刘成菊家中送去一笔现金。

  昨日,辽宁省体育局在《已故运动员才力及其家庭有关情况》文件中介绍说,给予刘成菊母女的这笔资金是根据《辽宁队老运动员老教练员关怀资助金发放实施方案》来发放的,主要考虑到刘成菊曾是辽宁省优秀运动员,并取得过全国冠军的成绩,根据其患重大疾病和家庭特别困难的实际情况,特地为她申请了老运动员关怀基金。

  据相关人士透露,辽宁省体育局对刘成菊的资助走的是特殊通道,为解燃眉之急,先向母女二人送来了现金,随后再由刘成菊走基金申请程序。

  《已故运动员才力及其家庭有关情况》一文强调,“做好运动员的保障工作,特别是做好退役运动员的保障工作,关系到体育事业的可持续发展,关系到社会的和谐和稳定,这决不仅仅是体育部门的事,不仅各级政府要加大力度、给予支持,相关部门和单位更要负起责任,社会各界也要给予关注、献出爱心。”

  ■ 回应

  5个月前发的首条求助微博已被转发5000多次

  才巾涵重上微博向关爱道谢

  新京报沈阳讯 昨晚,才巾涵再次发布微博,对来自网络上的各种援助说了声谢谢。“我是才巾涵,谢谢你们这样关心我和我妈妈。”此时,距离她发出首条求助微博已经过去了5个月。

  5月11日,才巾涵在家里的电脑前敲下了求助微博,当时刘成菊并不知情。“她是听到我唉声叹气,所以想到上网求助。我知道这事后,并没抱什么希望。”刘成菊说。13岁的才巾涵解释说,自己虽然年纪小,但玩微博也算是一种潮流,“我的同学基本都有微博。”

  发出求助微博后,连续四五天都没有收到回应,这也让才巾涵有些灰心丧气。随后,她更是忘掉了账号和密码,无法登录微博,即使首条求助微博被转发5000多次,这个陷入困境的家庭对网上铺天盖地的热情依然没有感觉。

  昨日,通过相关程序,记者帮助才巾涵找回了微博账号和密码,她在修改密码后,迅速上网,向好心人表达谢意。对网友的热心,刘成菊连连称谢,“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不知道有这么多人关心我们,我能做的就是感谢。”

  ■ 进展

  才巾涵或可手术减肥

  北京一医生称愿为其免费实施手术

  新京报沈阳讯 才力的女儿才巾涵13岁,可她的体重已超150公斤,而且患有多种疾病。北京友谊医院胃肠外科医生孟化表示,如果才巾涵愿意,并且能得到专家委员会的认可,他就可以免费为其做减肥手术。

  得知才巾涵的情况后,孟化在微博上表示,愿意帮助才巾涵免费治疗。“这孩子挺可怜的,超过300斤的体重连成年人都难以承受,别说小孩子了,这样超重的状态很危险,尤其是心脏负荷很大。”昨日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,孟化分析说,才巾涵的肥胖问题来自遗传,“她父母都是大级别举重运动员,也都是肥胖体质,所以这孩子超重也不奇怪。”

  孟化说,减肥手术并不稀奇,物理缩小胃容量可以有效瘦身,最常见的办法就是缩胃手术。但孟化强调,减肥手术都是针对成年人群的,像才巾涵这样的未成年人,涉及很多别的问题,还没有先例,所以需要专家委员会确认。“最重要的是要才巾涵和她母亲同意才行,我会耐心等待她们的消息。”孟化说。

  目前,刘成菊已拿到了孟化的联系方式,她说这几天太忙太乱,等过两天静下来,会和孟医生联系的。

  ■ 现场

  这几天 这母女俩很忙

  最近两三天,刘成菊的手机要不时地充电,她每天要接听几十个电话,其中不乏长达一个多小时的长聊。绝大多数是采访电话,偶有来电慰问或者咨询捐款的。

  刘成菊说:“接电话接得我耳朵疼,听到电话铃声,脑袋就大一圈。”女儿让她早点关机,但刘成菊很犹豫,“那么多人想找我,找不到我怎么办啊?”

  刘成菊30多平方米的家里人来人往。“碰到电视台的来采访,人多,机器也多,我家屋子就转不过身了。”她一边在摄像机前摆动作,一边接电话,旁边相机咔嚓声音不绝于耳。这两天,刘成菊没做饭,面包成为这个家庭最主要的食品。

  上六年级的才巾涵也很忙。她上周四就请了假,先跟母亲回抚顺参加姥爷的葬礼,再回沈阳体检,还得去减肥中心做测试。

  昨日,才巾涵上学了,临行前有些忐忑,“再不上课就要挨骂了,功课也会落下。”

  午休铃声刚响,刘成菊和两家电视台的记者已等在校门外,她按照摄像师的指示摆出了几个动作,随后匆匆忙忙吃了午饭。傍晚放学,才巾涵和母亲冒雨回家,在门口等着她的是几位来自北京的陌生记者。

  本版采写/新京报记者 范遥